如果在山野深林迷路,最渴望的,就是得到適時指引,哪怕只是一張路條、甚只是一堆看似由人堆疊的石塊。

忽然,絕望的濃霧中出現一盞微弱燈,在前方吸引著山客前去,迷途的山客跟呀跟的,不知不覺就回到安全的地方,事後才知那是山神的指引……

這一類的故事,常在山裡來去的山客或多或少都會聽聞。

我現在要說的,正是這一種、且百分百真人實事的故事,若有不同信仰的山友,盼請見諒;若有筆誤,更盼請指正,以免在下造了口業而不自知。 

r0JQVrIoON1eSZJrY0knbw

話說民國六十七年,高雄市某位登山資深前輩帶著幾個人從茂林出發,準備經由網子山、鳴海山縱走至扇平林試所下山,然而不知是否因為連日下雨,平日明顯的路徑竟為芒草掩蓋,唯隱約之間,尚可看出前方有三條叉路,只是不知道哪一條才是通往扇平的正確路徑。

領隊心想,扇平一帶雖為自己所相當熟悉,但此一縱走方式尚屬首次,眼見即將入夜,若不快些尋著出路,大家都只帶著簡單的行裝,露宿山野事小,夜裡若天候轉劣、甚或遇上猛獸攻擊,實為不願遇見之事。

雖然每條路,領隊都試走了一段,皆因芒草高長,無法確認是否為正確的路徑,絕望之餘,只得折回原處,用最不得已的方式───擲笅。

他向隊員借用了兩個銅板,對著一條一條的小徑,一次次的向「山神」請示該路是否為正確的路徑,然而問了幾次,都沒得到正確的回覆。

天黑了,不得已,一行人就在山徑上無奈的坐了下來,作露宿山野的準備。

休息了一陣子之後,其中一位資淺的隊員,起身至附近草叢如廁。不料,走著走著,竟看到前方好像有盞燈,但又怕自己眼花誤認,就立刻回去向領隊報告。領隊和所有的人,半信半疑的前去查看,果然有盞燈在前方懸著,便一起向這盞燈走近。

不料,大家才一開始向它走近,燈也開始移動,大家一停下腳步,那盞燈就跟著停在原地。

就這麼一停一走,領隊索性就跟著走下去。

跟著走了不短的一段路之後,出現了一條寬闊的路跡,即使已入夜,但是對扇平地理相當熟悉的領隊,此時的心中卻很肯定───大家都已平安的抵達了扇平。

一夥人平安的到了扇平工作站後,領隊感恩的再用擲笅的方式,問:「請問您是山神嗎?」

落地的兩個銅板給了否定的答覆。

領隊再問:「那麼......請問,您是土地公嗎?」

這次的回答則是一正一反───是的。

當場,領隊就以眼前方的大石頭代替土地公,一行人下跪開始脆拜,感謝土地公的救命之恩。

次日,領隊向園區詢問,知道園內沒有任何供奉土地公的廟堂,心裡就有了為土地公建廟的打算,以做為報答。

此事很快的得到很多山友的響應,募得了所需的經費,在經過園區同意之後,建了這座土地公祠。

只是園區的彌猴不少,建成之後,土地公的神像,經常被猴群「請」了出去,所方總是得花上極大的人力與之鬥智尋回。加上祭拜用的水果,往往成了猴群現成的佳餚,為免困擾,所方就為這間土地廟裝上了鐵門。

但香客要上香時,鐵門得一開一關的很不方便,於是山客就在外另設置了香爐,加上信眾的熱情,算一算,現場總共有五個香爐,四個金爐。而除了原本的神像外,一旁又有信眾為還願,為其另塑了金身入內供奉。 

molky_9bMgzDJrFcQLrp4Q

一般土地公都是在世積德的人,那這尊土地公是如何受封的呢?

經由姑姑介紹,知道這尊土地公在世時的俗姓「沈」,單名「銘」,往生後,就一直在這個山區修行,因為救了不少人,行了不少善事,因而受封為此地的土地公,和一般所認知的受封方式不同。

而我看了看上方的紅匾看來很新,是去年(丁亥年)新立的,這麼說這座土地公廟原本是沒有名字,而之前說到土地公的姓名......這兩者之間有何關聯呢?

話說好幾個月前,姑姑帶了一團人來參觀,其中有一女二男留在土地廟休息沒有隨行,參訪行程結束後,還有一些人還留在水力發電廠那兒拍照,姑姑先回到土地廟後,那位留在土地廟的女性友人,看了姑姑便問道:「這位神明救過很多人哦?」

剛停下腳步還在喘氣的姑姑答道:「關於他的事蹟,我待會一起向大家說.....不然我要再說第二次......」

一旁的男士接著說:「妳就讓她問吧,因為師姐正在和土地公溝通。」

那位師姐點頭說:「他現在就在這裡.....」

經由師姐的傳達,才知道土地公的原名,及前述因屢次救人行善而受封為土地公的經過,而土地公更透過師姐傳達,希望為他立匾及命名為「賜靈」之事。

為求慎重,眾人當下再次擲笅,確定師姐傳達的話無誤,姑姑下山後便開始籌備立匾之事。

匾額刻製完成後,運上扇平要安奉前,連擲了幾次跤,土地公竟不同意,最後問了才知:土地公希望由爐主───也就是扇平林試所為其安奉牌匾。

經協調後,林試所方面慨然同意了主持立匾之事,加上姑姑的奔走與山客的支持,就在去年底,為土地公廟奉上「賜靈」匾額,乃完成正式命名。

 

這一天下午,整個參訪過程結束,眾人離開土地公廟後,我和老婆留下來,向這位神明表達內心的敬意。

而我也突然想起了甚麼,就到土地公的座前,述說了這一段時間內關於登山的種種遭遇,便擲笅問土地公:「我是不是就此與登山無緣?」

土地公給了我否定的答覆,也就是說,登山的這份緣還沒結束。

我衷心的感激他,不只是給了我充滿信心的答覆。

更重要的是,將心比心,感激他的大愛,在山上救了這麼多面臨絕望無助的山客,給了大家最需要的安全感───那是無可替代的一種心靈上的寄託。


 

小布2008/05/19 11:51 回應  

 

看完忘塵兄的回覆心一驚, 沒想到我們都有這種體質嗎? 真是又好氣又好笑, 又無奈, 看來高山醫學應該加列 "卡到陰" 為高山反應之一啊!  

不管如何, 還是要把身體的狀況調養好啦, 一起加油吧, 希望我們都可以很快再返回山林中! 

忘塵2008/05/19 18:42回覆 

 

有些事寧可信其有,只有先忍著了

不過,身體健康真的是最重要,希望早日重返山林~ 

布給2008/05/18 10:03 回應 

不是有許多期許目標嗎?加油哦!

忘塵2008/05/18 10:29回覆

 

謝謝!!!

 

心 之 馥2008/05/17 23:36 回應 

 

 

願~~

魚永遠在游 鳥永遠在飛

大地就像小孩一樣的微笑

樹常青 水常淨

 

動動手指頭就能讓您「快樂點點,希望無限」哦,

 
為這世界盡一點小心力,我們的未來就會更好,
 
大家一起來參與「世界公民人權和平宣言全球網路連署」,


連署請到太極門網站: http://www.taijimen.org  點一點 笑一笑 沒煩惱! 

 

忘塵2008/05/18 10:28回覆

 

是太極門

很好的養生之路 

小布2008/05/17 15:50 回應  

 

這個故事很溫暖啊,

說到爬山, 之前身體最不舒服的時候, 家人有帶我去一家宮廟拜拜, 宮裡的神透過主事(宮裡的主神的乩身)跟我說, 我的身體虛弱, 在山上被邪物入侵, 叫我以後別再爬山, 否則山裡的鬼怪算好時間等著我. 聽得我又害怕又難過, 身體不好的確是須要休養一陣子, 但難道就此跟爬山絕緣嗎?

看來忘塵兄也有類似的困擾? (但應該不是跟我一樣的原因才對)

現在體力和身體狀況都在恢復中, 但是這個問題, 我現在還沒有答案... 唉... 

忘塵2008/05/17 22:47回覆 

 

上次去郡大,我就是差點被抓去當交替,要不是朝雄,我現在可能已是孤魂野鬼了,所以我才拜託他這一陣子別上郡大山~

而和您一樣的,媽祖的乩身及去天公廟祭改時,天公透過乩身轉話,要我這一陣子先別去山上,說我的氣息太弱,很容易被抓去當交替,等氣調養好一些再說~ 

jenny2008/05/16 22:36 回應 

 

哎呀呀~

不要老師長老師短的,

老師在學校不在這裡啦! 

忘塵2008/05/17 11:10回覆

 

是的老師!

早安!! 

阿龍2008/05/16 12:43 回應 

 

好神奇的一個故事!- - - --我相信故事的內容!

人本來就需存有"敬天畏神"的觀念!因此我相信祂的真實性!

想要土地公幫你背書就此退出山林- - - -你想的美咧!

那我們啟不是少了很多好看的內容了!

你八字帶勞碌- - --認命吧! 

忘塵2008/05/16 20:22回覆

 

有了阿龍大哥背後的支持

才是小弟勇闖山林的動力

這種命

我喜歡~ 

風四娘2008/05/16 12:37 回應 

 

很多時候  心裡早已有了答案

只是 一定要再借助某種力量來穩固自己的信念

別怕啦

山   是永遠不會拒絕熱愛他的人 

忘塵2008/05/16 20:30回覆

謝謝四娘~

清境.清靜2008/05/16 01:58 回應 

 

山...只怕我們不去找他...他是不會排斥我們的.....你說大哥是不是啊..... 

忘塵2008/05/16 12:14回覆

 

說得好!!

太感動了 

jenny2008/05/15 22:16 回應 

安啦!有土地公的加持,您很快就可以再度活躍山林囉!

忘塵2008/05/16 12:14回覆

 

又是老師搶到頭香

謝謝老師的這番話

我又信心滿滿了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isama 的頭像
Kisama

恬淡人生

Kisa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