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,新聞媒體除了猛播政客鬧劇之餘,也在討論日前陳致中與邱毅的對罵大戲,這個由多事的八卦媒體主辦的吵架鬧劇,竟然有不少人看現場轉播,家人原本也跟著在看,我坐在那看沒二分鐘就不耐煩的回到房間......

都到了第三天了,一些媒體居然還在做民調訪問,看誰「說」得最好。而我也觀察被記者訪問的人,或記者本身,在評這個說得好或那個好的時候,其實心中都早已有了一種成見存在了(對立的經驗),評語也實在乏善可陳!

這個社會怎麼了?是誰「教」出來,把對立搞得這麼嚴重?

記得四十年前,大家徹夜守在電視機前,一起為在美國打棒球的小朋友加油,那種原本的單純與熱情去哪兒了?

1

為了要哄抱在懷裡、兩眼哭紅腫得像青蛙的寶貝睡覺,為她說「白雪公主和八個小矮人」的故事,向來討厭我亂編故事的她,立刻瞪著烏溜溜的大眼問道:「為甚麼是八個?

其實我當時想的是,我要縮短故事的時間,就在七矮人身邊多加一個像亞瑟國王(圓桌武士)那樣的弱小角色,讓他和白雪公主結婚,別再讓一個只會騎白馬、一無是處的死娘炮,在甚麼貢獻也沒有的情況下,成了許多愛作夢女生的幻想。

我知道她會問,只是她當下這一問,我先楞在那一陣,而她更不想睡了......

我想會問為何是八個的人,應該不只是她,相信每個聽過白雪公主故事的人都會這麼問。

2

人一生下來,就被外界的經驗值牽著走,不只是童話故事固化了我們的思考模式,認為一套劇本的「應有模式」就應該是如何如何;而內容更是影響了我們,以為王子一定得和公主結婚,而他們的結局都是浪漫唯美的,至於故事中的路人甲、乙、丙......好像天生就是要為這一對佳偶而活。

爸媽為了不想讓孩子吃零食,騙說自動販賣機會跑出壞蛋,千萬不要靠近,偏偏此時販賣機發出了人的聲音,嚇到了小孩,於是日後,孩子一看到販賣機就開始哭......

老師說,英數理化不好的人是笨蛋,出了社會就沒出息,於是不知道自己還有為人所不知的傲人專長的學生開始墮落,一次和網友飆車過程中因為車禍失去了生命......

平時相處在週遭的同學說:都十七、八歲了還是個處女,一定是沒男人要,真沒用,於是這位乖乖女孩竟因此感到羞愧自卑,最後選擇了自殺......

政客都說:對方執政後,大家會死得很難看,於是「人、我、族群」間的對立愈來愈強,一些失去理智的民粹、毫無道德的行為也成了聖典......

人不為外界干擾的本性到哪去了?放下「真偽的善惡」之間對立的那個本性到哪去了?

本性,不就是餓了就吃、睏了就睡、被打會痛、傷心就哭、開心就笑的基本道理嗎?

為何會執著在外界的經驗值裡?

白雪公主

其實,我不也執著在白雪公主與七矮人的故事架構上?否則我為何要把原本白馬王子「應有的角色」改成第八個小矮人?

已經不再哭的寶貝還在盯著我看,我吻了一下她的頭髮,說:「別囉嗦,快睡,為甚麼生第八個,要去問他們的娘!」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isama 的頭像
Kisama

恬淡人生

Kisa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